首页 零点鬼故事 A-AA+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

             

阴阳瞳

真实鬼故事 by 郭七只

2020-11-14 12:18

读书时期,班级里总会出现一两个调皮捣蛋和安静的同学。

我想讲讲我们班里的那位性格内敛的男同学李贺,引起我们注意的不是因为他的安静,是因为他的阴阳色瞳孔,一只是黑色的,另外一只是绿色的。

这在正常人眼里可是一件很不正常的事,外加他是插班生,更是显得跟这学校格格不入。

转校的那天就引起了全校的轰动,从他转校后,就没少被学校里的人指指点点的,包括老师,对他也有所排斥。

而我跟他的第一次接触,是在女厕所的门口,当时因为姨妈来的突然,奔跑的速度跟迅雷一般,那冲击力力度之大就不用说了,接近一个拐角没有留意,将欺负李贺的男同学撞了飞了出去,至今听说腰伤还没好。

而那次后,我跟李贺算是简单认识了。

后来的一次,李贺被人冠上了不祥之人称号,原因是因为隔壁班也是转学的女同学张云自杀身亡的事件导致的,这事情还后面的版本还被说成了李贺追求人家表白不成功,因爱成狠,把对方弄死,不得不说,当今社会的键盘侠,果然能力超群,白的都能涂成黑的。

照道理来说,这事件跟性格内敛的李贺应该没有任何一点关系,巧不巧的是在张云出事的前几个小时,有人看到李贺跟张云呆在一起,行为上还有争吵。

这消息一爆出,所有人都认为是因为李贺跟张云有情感上的纠纷所引起的。

跟李贺相处的时间不长,但直觉告诉我,张云的死不是李贺导致的。

我找了李贺了解情况,可他的回答却让我毛骨悚然。

“你也觉得张云的死跟我有关?”面对李贺的问题,我直接摇头,并肯定的回答他从来没有这样想过,只是不明白好好的一个人说死就死。

李贺看了我一会,指着远处的一棵大树说道:“你看到那里有人么?”

我看了一下,那树下哪有人?满地的落叶倒是有。

见我还是一脸懵逼,李贺笑了笑,指了指自己的绿眼瞳轻轻的说道:“但是,我能看到。”

当时听到李贺说的这个事,我本来还不信,但是后面说的让我背脊一凉,寒毛直竖。

“你身后也有一个孩子,绑着两条马尾,一身黑白相间的连衣裙,怀里还抱着一个没手的洋娃娃。”

我被吓得原地爆炸了,这件事情除了我知道以外,有几个知道这事情的孩子都死于非命了。李贺口中说的那个女孩,是邻村一个寡妇的女儿,寡妇的丈夫因病去世,留下她们母女两相依为命。

她们是外来人口,好在寡妇为人乐善好施,看到有人需要帮忙,都是毫无竭力的上前帮忙,周围村里乡里的人日常里都对她们母女两挺照顾的。

而她的女儿在一次跟几个伙伴玩耍中,因为争抢娃娃的缘故,失足落水,与其说是失足落水,倒不如说是被推下水的,那几个孩子也知道事态严重,魂都吓没了,一哄而散,留下女孩在水里挣扎,沉没。

当时我蹲在另外一个岸边上,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意外发生,并没有出言制止。反而在她女儿落水后逃跑了,这么多年过去了,这个事情一直是我心头上的一刺。

“我不是故意的,当年我还是个孩子,因为害怕……”

李贺听出了我的胆怯,出言安慰:“你也不用那么自责,她不是害死她的人,她自然是不会害你的。至于会跟着你,大概是因为自己一个人太孤单了,又加上只剩下你一个人知道这事情的来龙去脉。”李贺说着,停顿了下,大大的吸了一口气,接着说道:“但是张云同学就没有那么幸运了。”

“你是说,那个……张云她……是被鬼害死的?”李贺的点头跟确定了我的说辞。

“那你说,鬼为什么要害死她?”对于那个转学生,我也有所耳闻,是从别的城市转过来的,人斯斯文文的,社会上的陋习一点没沾染上,每天上学放学,都有私人专送的。听别班的同学形容她,说话也轻声轻语的,我始终想不出来她会得罪什么坏鬼,被怨鬼索命。

“是情债,她的男朋友为爱自杀,由于死后怨气太大,模糊他的轮回路投不了胎,所以在他必须在他们两之间要做出了结。”

“害死别人,这就可以让自己投胎了,这不是造孽么?”

“造孽?如果为人做事正直,也不至于被鬼索命。”

原来张云以前还没转到我们学校来之前,在她们城市的学校里头是出了名的飞女,为人特别嚣张,时常跟社会上的小混混走得很近。

当时作为张云的男朋友赵鹏,是学校里的三好学生,成绩名列前茅,还保送名额的,但家里的经济情况不好。偏偏就是这么一个纯情的好学生,在张云三两下挑逗下就对其爱的半死不活了。

最后为了表示自己的爱,从学校5楼的楼顶当场跳下,尸体就直挺挺的刚好摔在张云的面前,张云也吓傻了。

张云的家长在那城市的实力雄厚,不知道动用了什么手段,把事情给压了下去。随后替张云办了休学手续,在家里修养了一年,才重新报读我们学校的。

“事情是这样,你怎么不跟别人说清楚。”

李贺笑着摇摇头,说道:“人言可畏,解释太多也于事无补。”

在张云事件之后,李贺便开启了长达几个星期的请假,他的座位一直都是空的,知道后来,班主任宣布,李贺同学已经办理退学手续后。

学校的人就再也没有人见过李贺了。

偶然的一次巧合,在一个照相馆的一个箩筐里头,一张照落了些许灰尘的照片片格外的吸引我的注视,我看到了还是黑瞳时期的李贺,他的身边站着一个穿着妆容都很前卫的女孩。

回想起李贺跟我讲过的怨鬼索命,以及事情的一切都指向是做了眼球手术的李贺自导自演的布局,我更希望能用鬼来解释这一切的发生,包括在我身上发生的那件事情。

热门书评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