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零点鬼故事 A-AA+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

             

刷屏惊魂

真实鬼故事 by 赤焰煌羽

2018-7-24 18:34

  

  —1—兼职

  周六,晚上十一点,六号楼444宿舍里,屈野和井伟还没睡,各自坐在电脑面前忙自己的事。

  屈野正在玩时下一款最流行的对战游戏,开着音响用力的点着鼠标,伴随着大呼小叫,屈野玩的不亦可乎;井伟没玩游戏,他正忙着做兼职,赚钱,工作内容是在不同的网站,贴吧里,用不同的账号不停地留言,也就是所谓的刷屏,刷一次一毛,虽然钱少了点,但有胜于无。

  突然,井伟一声大叫,吓了屈野一跳,转头,井伟正满脸通红的盯着屏幕,“咋啦?”屈野问。

  “有人威胁我!”井伟气哼哼的说,屈野一看屏幕,上有几个大字:

  “你再敢刷屏,我就弄死你!”

  原来,井伟今天晚上接到的任务是在一个贴吧刷屏,正当井伟刷到任务量一半的时候,屏幕上出现了这么一行话,对方让他停止刷屏,不然就要他好看!

  “狗屁,什么玩意,让他来!”屈野比井伟还愤怒,他是宿舍的老大,欺负宿舍里的任何一个人,都相当于欺负他。

  “我会怕他才怪!”井伟并不理会,反正大家都是网上聊天,谁也不认识谁,给对方发了一个大大的滚字后,继续刷屏。

  就在井伟完成任务,关电脑准备休息一会时,突然,电脑屏幕上出现了一只森森骨手,从屏幕中伸出,自上而下刷过井伟的脸,瞬间,井伟脸上的血肉全掉,只剩里面的白骨,就像被刷子刷过一样,随后骨手消失,电脑爆炸,只剩下惨死的井伟和目睹一切呆住的屈野……

  —2—嫌疑

  冷凯,夏峰和胡俊从操场打完篮球回来的时候已经半夜十二点了,推开444宿舍的门准备好好睡一觉时,一眼就看到了房间内的惨象。

  “屈野,你杀人了!”夏峰和胡俊大叫。

  “不……不是我!”看到三位舍友回来,回过神的屈野大叫,随后急忙将刚才发生的事讲了一番。

  这天方夜谭一样的经历自然不能让人信服,夏峰和胡俊将信将疑的盯着屈野,屈野急的快哭了,猛然想起刚才自己玩游戏时前置摄像头开着,想必录下了刚才的一幕,急忙打开,看过录像,夏峰和胡俊才相信了,同时也吓的脸色惨白。

  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夏峰自言自语,也是问其他三人,没人回答,这时夏峰才发现,冷凯正聚精会神的蹲在死去的井伟面前观察尸体,似乎要从上面看出什么来,从刚才进门开始,冷凯就一直看着井伟的尸体。

  四人一尸共处一室中,终于,屈野受不了了,和夏峰胡俊一商量,决定先报警,没想到屈野刚拿出手机,一直石像一般蹲在那的冷凯突然跳起,一把夺过手机,说不能报警。

  “不报警?你疯了?”

  “报警才是疯了!”冷凯冷静的说,“就算我们三个相信你,警察会相信你那天方夜谭的鬼故事?”

  “我有视频!”

  “警察会信么?”

  夏峰,屈野和胡俊沉默了,好一会,才问冷凯怎么办。

  “听我的,先找个地方把尸体埋了。”说完,冷凯抢先一步抱着尸体出去了,犹豫一下,三人各拿一把铁钎紧随其后。

  四人一行来到学校操场后面的山坡上,冷凯拿过铁钎,挖的比谁都卖力,很快,一个深坑挖好了,四人分别抬着井伟的四肢将尸体放入其中,随后填土。

  就在夏峰和胡俊往坑里填土时,有人拉两人,回头,是屈野。

  “你不觉得冷凯有点不对劲?”趁冷凯不注意,屈野小声对两人说,“而且,你俩记不记得,井伟的这个刷屏工作,是谁给介绍的!”

  瞬间,夏峰和胡俊想起来了,井伟的这个工作正是冷凯给介绍的!而且加上今晚冷凯的奇怪表现,难道,井伟的死和冷凯有关?想到这,三人准备质问冷凯,回头时却发现地上只插着一把铁钎,冷凯早已不见了踪影。

  —3—合同

  校门外空无一人的街道上,一个黑影正在疾步而行,正是冷凯。

  冷凯在444宿舍排行老三,平常除了上课,还会干一些兼职,久而久之,冷凯手里掌握了不少兼职的信息。后来,冷凯嫌干兼职麻烦,就利用自己手中的兼职信息,介绍给想干兼职的同学们,自己则从中收点信息费。井伟的兼职确实是他介绍的,半个月前,井伟说想干点兼职赚个零花钱,于是央求冷凯介绍个,碍于舍友的面子,冷凯答应了,结果没想到竟然出了这事!

  刷屏是个违法的工作,如果报警,就算井伟的死和他没关系,他也得吃几天牢饭,而且他知道夏峰和屈野已经开始怀疑自己,所以他必须先找出真相,洗清自己的嫌疑!

  很快,冷凯来到一栋小区门口,1001房门,冷凯按下门铃,不一会,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短发男子探出头来,看到冷凯,一脸疑惑,“这么晚,有事么?”

  男子叫赵辉,正是刷屏这份兼职的老板,井伟的死,赵辉肯定知道些什么。赵辉将冷凯邀请进屋子,这时冷凯才注意到,赵辉的胳膊上绑着一块黑纱,客厅里,摆放着一张黑白遗照,原来遗照上是赵辉的弟弟赵光,半个月前,赵光下夜班回家时被车撞死,肇事者至今未被抓住。

  冷凯开门见山的说了来意,并将屈野录下的那份井伟死的录像给赵辉看了一遍,看完,赵辉吓的脸色惨白,瞠目结舌。

  “这个任务是我从你这接的,又是我给井伟的,现在井伟死了,你能给我说说什么情况?”冷凯问。

  “其实这个任务不该给你的,是我那天忙疏忽了。”犹豫一会,赵辉说,“你知道井伟这次任务的内容么?”

  “我不知道,我只是交代给井伟任务,并没多看。”冷凯摇摇头。

  赵辉将电脑打开,很快找到这次井伟做的任务,瞬间,赵辉瞪大眼睛:原来井伟这次的任务是在贴吧中诋毁冷凯,贴吧中,一条条井伟的留言都是谩骂冷凯的,要多难听有多难听。冷凯的惊讶变成了愤怒,“亏我给他介绍工作,他竟然这样诋毁我!死有余辜!”

  “不,他不是主谋。”随后赵辉从一堆文件夹里翻箱倒柜一番,找出了一份文件,“你看看。”

  “这是什么?”

  “这份任务的合同,也就是出钱让我做这个任务的人。”赵辉说,随后冷凯翻到合同的最后一页,出资方签名一栏,写着大大的两个字:屈野。

  现在情况很明朗了:屈野出钱和赵辉签了合同,让赵辉在网上刷屏弄臭冷凯,赵辉为了赚钱,隐瞒了冷凯,并且一时疏忽将任务交给了他,冷凯没注意任务内容,又将任务转手给井伟,于是井伟死了,所以,一切真相的根源在屈野!

  —4—指使

  屈野从食堂出来,领着饭,急匆匆步向宿舍。

  井伟的死已经过去三天了,冷凯这几天也没出现过,渐渐的,屈野悬着的心放下了,事情的发展不错,几乎都是按照他的计划在进行,摸摸兜里厚厚的一叠钞票,屈野很开心。就在这时,一块布猛地蒙住了屈野的双眼,同时腰间被一样硬东西顶住,似乎是把匕首。

  “不想死就跟我走!”一个陌生的雄壮声音,为了活命,屈野只好顺从,一边走,一边求饶,不知走了多久,屈野脸上的布被拿下来了,面前,竟然是冷凯,原来他刚才故意装的陌生声音。

  “屈野,计划的不错!竟然让我替你背黑锅,说吧,一五一十的交代实情。”冷凯一脸冷漠,比他更冷的是他手中的匕首。

  “别急,我全说!”匕首寒意森森,屈野只好全盘托出:原来屈野也是受人指使,因为交了女友,屈野一直缺钱,一个星期前,屈野在网上认识了一个名叫“高山流水”的人,问屈野想不想赚钱,屈野自然答应,随后“高山流水”交代了任务,让屈野将舍友冷凯搞臭!

  本来屈野是拒绝的,但对方开出钱的数额太有吸引力,屈野就接受了。如今想要搞臭一个人的最好方法,就是凭借网络的强大传播力,所以屈野找到了搞刷屏业务的赵辉,委托他做这件事,并且签了合同,没想到赵辉一时疏忽竟然将这个工作委托给了冷凯,幸好冷凯没注意工作内容,又委托给了井伟。

  那晚打游戏时,屈野发现井伟的任务就是自己委托的,但没法说什么,于是装作不知,直到后面发生了怪事,屈野又怕殃及自己,于是编出了后面的谎言。

  “指使你的人是谁?”

  “我不清楚,真的不清楚,我们都是网上联系的。”

  “那他怎么给的你钱。”

  “网银。”

  “给我看看你的转账记录!”冷凯挥动着匕首。

  屈野理亏,也不敢多说什么,只好打开手机银行给冷凯看。冷凯拿过手机,一番拨弄,又打了银行的电话,终于查出了给冷凯转账的那个人,竟然是两人的舍友:胡俊!

  —5—好学生

  无论在哪个学校,都会有这样一种学生,他们穿着得体,谈吐有礼,最主要是学习成绩好,很受老师的喜爱,而胡俊正是这样的好学生。并且除了老师喜欢,胡俊为人仗义,乐于助人,所以和同学们也是打成一片,但是为什么胡俊会匿名指使屈野诋毁冷凯?

  冷凯怎么也想不通,宿舍中,和冷凯关系最好的就是胡俊了,两人经常是一起吃饭,一起上下课,甚至有一次冷凯因为违反了学校纪律要被开除,还是胡俊跑到学校领导那求情,才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,可是现在这情况到底是为什么?

  想了想,冷凯决定找胡俊问个究竟,于是继续用匕首顶着屈野,往自修室的方向走去。

  胡俊是个好学生,考试成绩次次在全年级第一,为了保持,胡俊大部分时间都在自修室学习。果不其然,自修室中,胡俊正坐在最角落的一张桌子上做题,不过双眼无神,像是在发呆。

  “好你个胡俊,竟然害我!平常怎么没发现你这个人面兽心的家伙!”见到胡俊,屈野率先吼叫。

  胡俊吓的一哆嗦,抬头看到两人,又看到屈野扔在自己面前的转账记录,知道事情败露,脸色瞬间惨白。

  “胡俊,亏我把你当兄弟,给个说法吧。”冷凯紧咬着牙盯着胡俊。

  胡俊愣了会,惨烈地一笑,“对,这都怪我。”随后一五一十说了情况:

  上个月的月考,胡俊又是全年级第一名,站在风光的领奖台上,胡俊虽然表面上一脸春风,内心却有些担心,原来这次的第一名他胜之不武。当时考试时,胡俊有一道大题不会做,为了继续保持第一名的位置,胡俊作弊了,翻看了抽屉里的练习册……

  本来以为这事没人发现,没想到就在他走下领奖台时,兜里的手机响了,一条短信,只有简短的几个字:你作弊我看见了,不想让我告发就帮我做件事,而这件事就是诋毁弄臭冷凯。

  虽然心里一百个不乐意,但为了自己的名声,只好做了,于是匿名雇了屈野,就发生了后来的事。

  听完,冷凯陷入沉思,显然害自己的最终幕后黑手就是要挟胡俊的人,可是到底是谁呢?冷凯抬头,刚要问,却见胡俊已经打开窗户站在阳台外了。

  “胡俊,你别干傻事!”冷凯和屈野大叫。

  “我对不起舍友,对不起兄弟,对不起自己,我……我不想活了。”话音刚落,胡俊松手跳了下去,两人冲上去已经来不及了,楼下的水泥地上,胡俊当场死亡。

  线索再一次断了,冷凯左右看看,桌子上正放着胡俊的手机,打开,很快找到了威胁胡俊的人发的短信,威胁人的号码竟然是一团乱码!显然是用改号软件改的,这可难不倒冷凯,一番操作,很快一组手机号出现了,手机号的主人,竟然是夏峰!

  —6—屏幕

  在大一刚住进同一个宿舍的时候,因为有共同的打篮球爱好,冷凯和夏峰的关系还是不错的。后来,在校篮球队里,两人遇到了一个女孩,吕小双。

  吕小双的天真可爱让两人都深深的喜欢上了她,并且两人先后表白,本来夏峰觉得凭自己的家境情况外加舍得花钱,必能俘获吕小双的芳心,结果最终,吕小双却成了冷凯的女朋友。

  此事以后,夏峰和冷凯的关系就冷了,甚至有点敌对。在后来的很多事情中,只要是有两人参加的,双方必定要见个高低,

  但大部分情况都是冷凯胜利。一个星期前,篮球队选拔一名队员代表学校参加省运动会,冷凯和夏峰争,冷凯赢了,现在想想,一定是夏峰咽不下气,又掌握着胡俊作弊的短处,于是匿名指使胡俊!

  随后冷凯问屈野,夏峰去哪了,屈野说夏峰搬出去了。

  原来自从井伟死后,夏峰说宿舍笼罩着一股邪气,住着不舒服,就搬出去了,就在校门外的小旅馆里,随后两人出校门找夏峰。一番打听,很快,两人找到了夏峰所住的房间,敲敲门,没人答应,继续叫,依然没人。

  冷凯拨打了夏峰的电话,房间里传出手机响,正是夏峰的,却一直没人接。冷凯觉得不对劲,后退几步,一脚踹开房门,里面的场景让两人大吃一惊:夏峰正趴在一直开着的电脑面前,脸部一点血肉也没有,露出森森白骨,和井伟的情况一样,并且已经死去多时了!

  屈野吓的要死,差点跌倒,拉着冷凯就要跑,却发现冷凯一脸惊讶的死死地盯着电脑屏幕,似乎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。

  “你怎么了?”屈野声音在颤抖。

  冷凯不说话,只是死死地盯着电脑屏幕。

  屈野忍不住好奇,也上前看,电脑屏幕上,显示的是电脑桌面,上面一片蓝,什么也没有,奇怪了,屈野继续凑前,依然什么也没看到,猛地,屈野头部一疼,昏倒了……

  —7—真相

  屈野醒来的时候,自己正被绑在凳子上,瞬间明白过来,其实电脑屏幕上什么也没有,是冷凯引诱自己去看,随后打昏了自己!

  屈野正要大叫,猛地看到了自己面前有两个人,一个是冷凯,另一个是赵辉。

  “鬼啊!”看到赵辉,屈野惊恐的大叫一声。

  听到屈野的声音,赵辉变成了一脸愤怒。赵辉和弟弟赵光长得一模一样,两人是双胞胎,那晚,赵光被车撞死,如今还没有找到肇事人,刚才屈野的这一声喊,透露了屈野正是撞死赵光的人!随后在质问下,屈野交代了自己酒驾撞人并且逃逸的事,屈野着急要钱就是为了拿钱修车!

  一切都真相大白了:其实冷凯早知道肇事者就是屈野,并且将这件事告诉了赵辉。屈野还是学生,未满十八岁,如果报警,最多判几年,赵辉觉得太轻,他要让屈野偿命!冷凯答应帮助赵辉报仇,条件是得到赵辉公司的一半股权,为了给弟弟报仇,赵辉答应了。

  没想到还没等冷凯想出对付屈野的好办法,自己就陷入到舍友们因为各种利益编织的陷阱中,于是冷凯将计就计。现在,冷凯将屈野紧紧绑住,让赵辉亲自动手,赵辉二话不说,从旁边操起一根铁棍,在屈野不断的求饶中,将其活活打死。

  “好了,可以给我你公司的股份了吧。”冷凯问。

  “为什么?”擦擦满脸的血汗,赵辉冷笑着说,显然他想赖账。

  冷凯没说什么,转身在电脑上按下一个键,一个视频出现在电脑上,正是刚才赵辉将屈野活活打死的视频,原来刚才冷凯偷偷录了下来,就是为了防止赵辉耍赖。

  “你……好吧,那我给你!”赵辉一边说,一边操起棍子就要砸电脑,冷凯已经来不及去保护了,就在这时,一只森森白骨手从电脑屏幕中伸出,抓住了赵辉的脸,用力一刷,找赵辉的脸就变成了森森白骨,死了。

  “没有诚信,还不如死。”冷凯看了看地上的两具尸体,舔了舔从屏幕中缩回来的手上的鲜血,关门,离去。

  

热门书评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