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书斋 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查看内容

致命窃听

夜夜惊魂| 灵力:104|2018-1-13 17:50
  “哥们,来,喝喝!”午夜,阿海还和一帮哥们在撸着串,喝着酒。

  “嘟嘟嘟!”这时,老婆小丽来电话了。

  阿海随手戴上了自己的隐形耳机,朝周围的哥们打了一个小声的手势,“喂,老婆啊,什么事情啊?”

  “老公,这么晚了,你怎么还不回来啊!”老婆在电话里催促道。

  回去?呵呵,晚上还有活动呢,阿海在心里想着,“那个,老婆,我正在陪领导吃饭呢,可能很晚才能回去,你先睡吧!”

  阿海是公司的经理,经常陪领导应酬是正常的,老婆也总算是相信了,便没有在为难阿海。

  关掉电话,望着周围一群坏笑的哥们,阿海嘚瑟起来,“呵呵,多大的事情,兄弟们,晚上咱们好好玩!”

  “咔嚓!”

  忽然,一不小心,阿海塞在耳朵上的隐形耳机掉落在地上,顿时被踩了个粉碎,气得他直跺脚。

  “我的妈呀,几百块买的东西,就这么糟蹋了,哎!”

  周围的哥们笑道,“呵呵,让你嘚瑟,这下好了吧,破费了,破费了。”

  “哼!有什么大不了的,晚上打牌我通杀,把这在赢回来,哼!”阿海不服气道。

  一顿吃喝之后。

  几个哥们去了老地方的麻将室,阿海因为耳机坏了,找了个手机店去买隐形耳机了。

  “老板,买个隐形耳机!”

  “先生,要什么款式的,您看看!”老板指了指柜台前的耳机问道。

  阿海打量一番,皱了皱眉头,觉得都不怎么好看,“那个,老板,有没有样式好.....”

  “轰!”

  这时,外面忽然传来了一阵巨响,阿海被吓了一跳,瞅了眼外面,好像有人坠楼了。

  “那,那个,老板,这,楼上有人跳楼了?”阿海惊讶的朝老板看了眼。

  老板镇定自若,嘴角似乎露出了一抹笑意,“好像是的。”

  阿海急忙跑了出去,只见,果然一人躺在了血泊当中,仔细一看,这不是号称赌神刘麻子嘛,他,怎么跳楼了?

  警察很快便赶来了,询问了一番目击现场的路人,都说是突然跳了下来。

  阿海回到手机店,仍然惊魂未定,“太吓人了,那个老板,这刘麻子可是上千万的家产啊,怎么突然跳楼了呢?”阿海有些纳闷。

  “选择这种方式的人,当然是活不下去了,不是跟有多少财富有关系的。”老板冷静道,“对了。”

  阿海好奇的望着对面的老板,“怎么了?”

  “既然这些你都不喜欢,我这里有款刚进货的耳机,你瞧瞧。”老板从柜子里拿出了一款耳机递给了阿海。

  血红的颜色,让阿海联想到刚才的场景,他有些反感,“那个,老板,我看还是算了吧,我去别家看看吧!”

  “等一下!”阿海被叫住了,“那个刚刚跳楼的赌神刘麻子,他以前用的也是这款耳机哦,似乎这款耳机能带人好运。”

  赌神用的也是这个?阿海顿时拿过了耳机,“真的?”老板抿嘴笑了笑,点了点头。

  “那好吧,就这个吧,多少钱?”

  救护车上。

  “咦?小王,死者刚才耳朵上好像戴了什么耳机吧?怎么不见了?你不是偷藏起来了吧?那可是证物啊!”

  “张叔,怎么会呢,我是这人嘛,你不会是看错了吧?”

  “可能吧,哎,年纪大了。”

  麻将室里。

  “哗!”

  阿海一下子打开包厢的门,坐在了椅子上,“哎,吓死我了,你们猜我刚才看到了什么?”

  “什么啊?”哥们好奇问道。

  “刘麻子,跳楼了!”阿海吓唬道。

  “不会吧,他可是赌神啊,有上千万家产,好端端的会跳楼?”哥们不信道。

  “当然了,我亲眼看到的,当时也十分难相信,可真的发生了,可能是有什么事情,活不下去了吧?哎!”阿海叹气道。

  “好了,让我们等这么久,赶快吧!”哥们催促道。

  “好好好,赶紧的,我要通杀!哈哈哈哈哈!”

  不知过了多久,阿海点燃了根烟,想去去乏,今晚的牌实在是臭,哥们几个一直胡个不停,只有他一牌没胡。

  “嘟嘟嘟!”

  这时,阿海的手机响了,一看又是老婆打的,便戴上了新买的隐形耳机,“喂,老婆啊,这么晚了还不睡啊?”

  “那个,老公,你什么时候回来啊?”老婆催促道。

  “哦,老婆,我晚上可能回不去了,领导拉着我打牌呢,你要理解我,你先睡吧!”

  “那好吧!”

  总算是安抚完老婆,,阿海舒了口气,“呵呵,阿海啊,弟妹来查岗了啊?”哥们打趣道。

  “查岗?呵呵,还不照样被我摆平,来,三万!”

  “哈哈,糊了!”

  阿海气得怒骂道,“什么破万字,臭!再来,再来!”

  “轮到你了,阿海!”

  实在是输怕了,阿海犹豫不定,被哥们催促着,“别急,我看看!红中!”

  “我碰!哈哈,让我看看!”对面的哥们笑道。

  阿海傻了,这也被碰了,瞧了眼对面的哥们,心里十分不快,忽然一阵声音传入他的耳中,“阿海这小子今晚是输定了,哈哈,算了,这牌糊了也太小了,干脆打一万让阿福糊,钱也多点。”

  “你说什么?”阿海气的怒问道。

  对面的哥们傻眼了,“我,我没说话啊!”随后心虚道,“一万!”

  “哈哈,我糊了!”

  阿海顿住了,真的是一万!

  怎么回事?

  当他再看向阿福的时候,他又呆住了,又是一阵声音,“吓死我了,阿海这小子,今晚得把他的钱赢完,他都是公司经理,哪个月不是几万的工资,这小子也是活该被宰啊,哈哈!”

  他又把头转向了一旁的阿强,“哈哈,这牌太好了,我要开清一色,赢完阿海的钱。”

  接着是阿明,“臭牌,反正是做结子,放牌让阿强和阿福胡就好了。”

  “哎,看什么呢,打牌啊,轮到你了,阿海!”

  阿海一愣,“我,我上个厕所。”

  洗了把脸,阿海仍然不敢相信,自己竟然可以听见人的心声,理了把头发,无意间碰到了耳边的隐形耳机,“这,难道是?”

  阿海摘下了耳机,走到服务柜台前,“老板,来包烟!”

  “什么烟啊?”

  阿海满意的戴上了隐形耳机,看着柜台的服务员,顿时一阵声音传来,“傻货,看什么看,问你买什么烟啊,犯二!”

  阿海笑了笑,“不用了。”随后兴奋的走进了包厢。

  “哎,不打了,不打了!”

  被通杀的哥们沮丧道,“阿海,你今晚手气太好了,输不起啊,改天在玩吧!”

  “哈哈哈哈!”

  回家的路上,阿海一直兴奋个不停,他终于知道刘麻子为什么会变成赌神了,都是因为这个神奇的隐形耳机,呵呵!

  “咚咚咚!”

  阿海敲响了家门。

  许久。

  门开了,“咦?老公,你回来了!”老婆不可思议道。

  “是啊,哈哈,今晚赢了不少钱,你不是说最喜欢那个珍珠项链嘛,改天去买吧!”阿海掏出一沓钱来。

  “哦,是,是啊!我给你热汤吧!”说着,老婆去厨房了。

  隐约间,阿海闻到了一股味道,是烟味,虽然他经常抽烟,可是这股烟味和自己平常抽的似乎不一样。

  “来,老公,喝汤吧!”老婆盛碗汤走了过来。

  “呵呵,谢谢老婆,还是老婆体贴啊!哈哈!”当阿海伸过手,看了眼老婆的时候,这时。

  一阵声音袭来,“死鬼,早不回来,晚不回来,趁老娘约会的时候回来,老娘忍你很久了,毒死你,毒死你!”

  阿海呆住了,这就是老婆的心声,“老公,你喝啊,怎么不喝?”老婆笑着催促道。

  “哦,呵呵,有点烫,等会儿喝!”

  “哼,不喝,让阿冷出来,一起做掉他!”听得阿海一阵哆嗦。

  老婆笑了笑,“那个,老公啊,我去睡了啊!”

  “呵呵,好,好的!”阿海勉强的挤出笑意。

  看老婆走进卧室的时候,赶紧从一旁的抽屉里拿出一把匕首,片刻,只见,老婆缓缓走了出来。

  老婆穿着睡衣,“老公,你闭上眼睛,给你个惊喜!”

  呵呵,闭上眼睛?阿海心里冷笑了下,闭上眼睛就没命了,不过嘴上还是应承着,“好啊!”其实他眯着眼睛。

  只见老婆从身后掏出了一把匕首,他后面此时突然出现了一个男人,一起朝阿海走来。

  渐渐地,走到了阿海面前。

  说时迟,那时快,阿海赶紧握紧匕首,一下子猛地冲了上去,立即刺中了两人。

  “啊!”

  “啊!”

  “老公,你,你!”老婆和情夫躺在血泊中惊讶道。

  阿海红了眼睛,“哼!臭婆娘,敢偷人!”

  “啊!”

  “啊!”

  许久。

  望着眼前的一切,阿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刚才似乎被邪灵附身一般,实在,实在是.......

  望着窗外,阿海点燃了根烟,他不知接下来该怎么办。

  一阵冷风袭来,这时,一阵声音传到了他耳中,“哥们,我们三缺一,下来陪我们打牌吧!”

  阿海一愣,这声音是刘麻子的,打量了一下四周,什么也没有,“哥们,下来吧!”声音又传进了耳中。

  阿海吓得将耳机扔在了地上,踩了个粉碎,“都是你,都是你!”

  “咚咚咚!咚咚咚!”

  这时,响起了一阵敲门声,阿海呆住了。

  “哥们,下来陪我们打牌吧,三缺一,呵呵呵!”门缓缓的开启了,一阵绿光窜进了屋子。

  “啊!”

  “呵呵呵!”

最新评论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