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书斋 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查看内容

冰冷的梦

一二三二一| 灵力:122|2018-1-13 08:27
  逼仄狭窄的空间,潮湿阴冷,陈生平躺着,不停的打着寒颤。

  有冰冷的水滴落下来,砸在他的小腿上,陈生想换个姿势,可是却怎么也动弹不得,身体僵硬的像一块木头,他努力的将眼睛睁开一条缝隙,入目一片黑暗,似乎这个世界没有光亮,永远那么狭小。

  这个折磨人的梦,陈生已经连着梦了一周了,他在客厅里猛灌着咖啡,凌晨一点多,还不愿休息。

  他怕,他怕梦中的世界依旧冰冷黑暗的令人发疯。

  卧室里传出脚步声,是他的妻子张媚,打着哈欠从卧室里走出来,她的表情有些幽怨,剜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陈生,张媚埋怨道:“这都几点了,还不睡?”

  陈生敷衍着:“马上睡,马上。”

  张媚皱眉,也不再说什么,转身回了卧室。

  陈生一夜未睡,上班的时候昏昏沉沉,总是出错,被经理狠狠地批评了一顿,下班后回到家中,看到饭桌上的饭菜,陈生傻眼了。

  韭菜炒鸡蛋,葱爆羊肉,爆炒腰花,这...这这这...陈生一下子就明白了,张媚那幽怨是从何而来。

  陈生和张媚结婚一年多,正处于甜如蜜的阶段,每天下班后都要腻在一起,他们又都是年轻人,几乎每天都要行周公之礼,可是近来这一周因为总是做那个古怪的梦,陈生完全没有心情,张媚一定是想以这种方式婉转的提示陈生,她想了。

  这顿饭,陈生吃的心里直打鼓,张媚也扭扭捏捏的,十分不舒服。

  晚上,纵然陈生困的上下眼皮直打架,却还是做任务似的交了公粮,自己的老婆自己不照顾好,迟早会有老王帮忙照顾,忙完后,陈生没有坚持多久,几乎是两眼一闭就睡着了。

  他昨晚一夜未睡,今天工作一天,晚上又劳累一番,实在是困的不行了,依旧是那个压抑冰冷的梦,陈生想喊又喊不出来,只能在那狭窄的空间里不停的打着哆嗦。

  冷,整个身体只能感觉到异常的寒冷,还有一滴接着一滴打在小腿上的水珠,对陈生而言都是无声的折磨。

  醒来后,陈生躺在床上,他突然想,这个地方不会是个棺材吧?里面没有光,刚好足够他躺下,空间狭窄呈长方形,不是棺材是什么?

  这时,手机来电话了,陈生拿起来一看,是住在老家的母亲。

  “妈啊?怎么这么早给我打电话?”

 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下,而后传来陈母的吼声:“这都几点了!还早,你个小兔崽子不会还没起了吧?没上班?”

  陈生疑惑的一看表,居然已经中午十二点多了,张媚并不在床上,应该是出门去了,没想到睡到现在才醒,好在今天是周末,不然就迟到了。

  “今天不上班,最近挺累的,马上就起了。”

  陈母也知道陈生上班累,也就没多说什么,她直奔主题,说道:“陈生,过两天就是清明节了,你记着回家来给你爷爷上坟,可千万别忘了,小时候你爷爷最疼你了。”

  陈生连忙答应下来,电话刚刚挂断,张媚拎着蔬菜刚好进门,她随口问道:“陈生,大周末的,谁打来的电话?”

  “妈打来的,这不清明节到了,要我回家祭祖,张媚,你也和我一起回去吧?反正在这儿也没什么事。”

  张媚一听乐了,“挺好,正好挺长时间没回家看看了,你呀整天忙,这次就多请几天假吧!顺便和我去超市买些水果什么的。”

  听张媚这么一说,陈生顿时觉得对家乡思念万分,恨不得马上就飞回家中去,他立刻向公司请了假,和张媚买了东西后赶回家中。

  陈生的老家近些年来变化很大,修了路,也都新建了房,政府福利好,生活也更自在些,到家后,陈生的父母喜笑颜开,一家人热热闹闹的吃了饭,也就到晚上了,张媚和陈生一个房间,在父母隔壁两个人都不好意思做坏事,很早就睡下了。

  又是那个阴森森的梦,只是这一次,从上面落下来的水滴更多了,梦里还有些嘈杂的声音,噼里啪啦的,像是有万千雨滴重重的砸在泥土里的声音。随着水落下来的越来越多,陈生感到身下更加的潮湿冰冷,难受极了。

  早上醒来,陈生还是觉得有一点冷,张媚正从行李箱中翻出一件外衣,一边说:“今天多穿点,昨晚上下大雨了,现在天还阴着呢。”

  陈生皱眉,总觉着这雨和自己的梦有些联系,他想了想,对张媚说:“咱们今天就先去坟地看看,顺便想想还缺些什么,一道从小卖部买回来。”

  张媚觉得有些不解,清明节还要再过几天,外面又下了雨,路不好走,但她还是应了下来,穿上外衣和陈生一起出门。

  坟地距离村子并不远,走路不到半个小时就到了,陈生的爷爷走的时候,农村还没实行火化政策,也就是土葬的,看着不远处的墓碑,陈生的眼睛一下子就湿润了,小时候爷爷对自己的好历历在目,他踏着泥泞的土路走过去,心里十分思念爷爷。

  只是逝者已矣,他再也见不到了。陈生心情沉重的蹲在墓碑前,张媚也紧跟过来,她看着坟包,突然尖叫一声:“陈生,你看那里怎么了?”

  陈生顺着张媚的指尖看过去,立刻被吓了一跳,只见坟包一角不知被什么动物给挖出了一个洞,有大量积水顺着土洞不停的淌进坟墓里,他连忙走过去,顺着洞口往下看,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。

  一定是老鼠作怪,在棺材上咬出了一个洞,那些积水都顺着洞口滴进了棺材里,陈生立刻想起了那个诡异的梦,原来都是爷爷在给自己托梦,想要告诉他棺材破了一个大洞,他在里面躺着难受的很。

  正处于雨季,这一大滩积水肯定不是昨晚下雨后才有的,陈生感到一阵心酸,他立刻联系家人,为老人换了棺材,重新修好了坟墓,这之后,陈生就再也没做过那个在棺材里的冰冷的梦。

最新评论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