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书斋 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查看内容

鬼头戏

易诸子| 灵力:271|2018-1-3 18:03
  朱豫是戏班的一个戏子,他每天的任务就是演戏排练,参加各种商业活动。

  现在这个时代,戏剧已经不是主流,因此收入不高,朱豫考虑是不是该转行,但是想了一下,还是决定坚持梦想,发扬家乡的戏曲事业。

  近来戏班子里进来了两个新人,一个叫做张冉,一个叫做李晓梅。李晓梅是个优秀的戏骨子,以前学过表演,因此驾轻就熟。而张冉只是一个新晋戏子,没有实打实的功底,却是不知道戏班子怎么将他招了进来。

  朱豫对张冉很不满,这个心高气傲的年轻人,总是在剧团里不作为。

  这天上午,剧团排演舞剧的时候,这个张冉又一次偷懒了,他居然有心情蹲在角落里抽烟,实在是不像话。朱豫走上前,用力拍了一把张冉的肩膀,斥责道:“张冉,你不干活,在这里磨叽什么?”

  “我这不没事么?”张冉满不在乎。

  朱豫很是恼火,恨不得把张冉痛揍一顿,但眼下不是撕破脸皮的时候,他沉着脸道:“剧团请你不是做闲人的,我们剧团不养闲人!”

  “剧团请我自有他的道理,你只是剧组的一员,管不着我。”张冉也起火了,心情很是不爽,他掐灭了烟头,跟朱豫对着干。

  “好,我这就通报上头,就说你在剧团里不作为!”朱豫甩手就走。

  后面传来张冉懒洋洋的声音:“请便!”

  这样的交锋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,朱豫每次报告上头,得到的答复都是张冉是剧组重要人物,不会取消他的职务。张冉是重要人物?开什么玩笑,他一天到晚游手好闲,做出了什么成果?还不是自己这批人为剧团劳心劳力。

  李晓梅适时的出现,给朱豫心理宽慰了一些。朱豫喜欢李晓梅,这个漂亮的姑娘,从第一天进团开始,就深深迷住了朱豫。但是好景不长,朱豫发现李晓梅居然和张冉勾搭在了一起,他气不打一处来。在一天傍晚,喝了酒的他终于爆发了。他将张冉打了一顿,打得头破血流,张冉没有还手,而是恨恨的看着他,像是一个猛兽,蛰伏待食。

  第二天,朱豫接到了剧组批评的消息,他十分愤怒,剧组这么做完全是偏袒张冉。他因此很是不满,恨不得报复张冉。

  直到张冉来到剧组一个月后,朱豫得知了一个消息,张冉居然给剧组指导安排了一个新剧目,这是木偶剧的新编,名叫鬼头戏。给参与的人员带上鬼头面具,在引线牵引下,做出机械的动作,舞蹈不算优美,甚至算是诡异来形容,但是看得人十分多,很多人慕名而来。朱豫这才知道,原来张冉还有这么一手,难怪能留在剧组里。

  朱豫看过一遍这个鬼头戏,觉得这个鬼头戏有种奇异的魔力,场上的人像是跳着机械舞,鬼灵精怪的,而且有点恐怖,观看的人却是络绎不绝。不得不说,这个鬼头戏非常精彩,结合了现代机械舞和传统剧目,一举突破了传统局限,使得剧组重焕生机。

  这一天,李晓梅出演了鬼头戏,她的身姿曼妙,体态纤细,戴上鬼头面具,显得狰狞而可怖,上台的时候,上方有人已经用吊线操纵起她的身体,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的生硬,仿佛枯木一般,咔咔作响,就像一个骷髅架子,在场上摇动,时不时有诡异的背景音传出。台下的观众死死地盯着台上,目光闪烁,非常痴迷。

  戏演到一半,张冉出场了,他是第一次亲自出场。他和李晓梅配合得非常好,两个人是一对亲密的恋人,自然配合默契。身体如同枝丫在扭动,上方操作的吊线,缓缓移动,将两人缠绕在一起,勾勒出两人可怖的面鬼头具和枯瘦的身姿。这种新派舞蹈,很具有品味,因此给很多人眼前一亮的感觉。

  朱豫在后台已经捏紧了拳头,他的怒火正准备宣泄而出。

  就在张冉缓缓被吊线拉往空中,抱着李晓梅升天之时,上方的吊线不知道为何崩地一下断裂开来,张冉和李晓梅狠狠的摔在地上。张冉摔得很重,脑袋全是鲜血,鬼头面目下是痛苦而扭曲的面容,李晓梅也摔得不轻,受了重伤。

  两人很快被送入了医院,张冉最终不治而亡,很多人很惋惜,本来为剧组提供了新的剧目,结果就这样英年早逝了。

  朱豫却露出兴奋的表情,扭曲而恐怖,这是他做的,他在吊线上做了手脚,以至于张冉从高空摔死,这是他的杰作。

  张冉死了,李晓梅想必就能和自己在一起了吧。朱豫如是想着,他本来想让这对狗男女一起死的,但是现在改主意了。

  张冉死后的头七,朱豫接替了鬼头戏的任务,他现在成为了唯一的主演,工资待遇自然蹭蹭上涨,朱豫很是满意,他的愿望终于达成了。

  就在这天,他再次上台表演,鬼头面具戴好,他转动起身体,在吊线作用下摆出机械的动作,像舞蹈但是不是舞蹈,如同一个提线木偶,被吊线不断操控,他飞舞起来了,旋绕在空中,像是一个跃跃欲试的骷髅。

  突然,他感觉到了异样,上方带着一股奇异的力量,拉得他浑身疼痛。这不是绳子,这简直是钢丝,钢丝缠绕在身上,都挤出了鲜血。一滴滴鲜血渗透而出,他穿得很厚实,尽管浸透了衣服,但是没有显露出来。

  所有人都看着朱豫上升,掌声雷鸣不断,哪里知道朱豫正面临着痛苦。他终于嚎叫起来,有人发现了不对劲,但是事与愿违,终究没有阻止得了。钢丝般坚硬的绳子,彻底锁死了朱豫浑身上下,都穿过了肌肤,到达了骨骼。上面操纵吊线的人也吓坏了,他们要松开绳索,但是有一股异样的力量,拉着朱豫上升,绞动。肌肉和骨骼都发出了声响,可怕的鲜血终于渗透而出,滴在舞台上。

  台下轰然一片,彻底乱了!

  朱豫死了,死得很惨,他是被吊绳绞死的,吊绳甚至穿过了骨骼,刺破了内脏,他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完好。

  事后警方来了,带走了上方操纵的人员,定为一级谋杀。

  似乎事情就这样结束了。

  有一天,出院后的李晓梅在表演鬼头戏的时候,正当跳得精彩,场上多了一名鬼头戏演员,他跳得十分华丽,模样诡异而深沉,像是完美的机械舞,又似后现代舞台剧。这个人的出现,却让全场都降温了,他寒气逼人,低声附耳在李晓梅耳旁,唱着戏剧,幽幽的十分阴森:“楚汉交接何其多,奈何红尘姻缘错。过过过,人鬼相离情已陌......”

  李晓梅吓坏了,她发现那是张冉的声音,她想起了朱豫惨烈的死状,心下一咯噔,更是不寒而栗。第二天,她就给剧团提交了辞呈,从此不再干戏剧这一行。

最新评论

上一篇: 随机阅读 下一篇: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