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书斋 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查看内容

借气

一二三二一| 怨气:65|2018-1-2 18:00
  哈尔滨猫脸老太太事件,相信很多人都听闻过,据说是一位老人在街上突然猝死,刚好一只猫从她的头顶越过,借气还魂,才有了这个传闻。这事件的真假我们不得而知,但在我的老家,借气一说的确是存在的。

  那时我还没上小学,村子里一户人家的长辈去世了,按照我们这里的风俗,老人的遗体需要在家里停一夜才可以下葬,那户人家叫了村民帮忙搭建了一个简易灵棚,棺材,就放在灵棚里面。

  农村这边,讲究互帮互助,我的父母也都过去他家帮忙,村子里一些小孩子聚在一起,看着人来人往的农家小院,好奇的很,当然,我们都还处在淘气不懂事的年纪,所以,趁着大人不注意,从低矮的墙头爬了进去,在房子后院偷偷的往前面看。

  院子里的大人都在忙碌着,我们就更加大胆了,不一会儿,就溜到了灵堂旁边,用木头搭建的简易灵堂,里面停放着老人的棺材,这时,有两个稍稍大一些的孩子起了争执,一个说里面没有死者,一个说有,他们争论的声音越来越大,很快将大人引来,将我们赶了出去。

  他们两个并没有因此罢休,争强好胜,小孩子多是如此,等到天黑了下来,那户人家只留了两个人在灵堂前守夜,那两个孩子就约好晚上来探个究竟。

  我也十分好奇,再一个又喜欢凑热闹,头回碰到白事觉得很新鲜,于是半夜时,趁着父母熟睡,也出了屋子,到村里空地和小伙伴们汇合。

  意外的是,那两个孩子,只来了其中一个,这个孩子叫二胖,正在上小学,平时胆子很大,在学校里横行霸道,几乎没有小孩子敢去招惹他。

  “哼,那个怂包,肯定是怕了才不敢来,今晚我就去看那棺材里到底有没有死人,你和我一起去,给我做个见证人,以免明天我说时他们都不信!”

  所谓无知者无惧,我根本就没有思考就点头应了下来,那晚的月光特别亮,灵棚里的灯光也白惨惨的,但那棺材,却黑漆漆的,透着刺骨的森凉寒意。

  守灵是要守整晚的,庄稼人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白天忙了一整天,晚上肯定扛不住,我们从墙头爬过去时,其中一个人已经坐在椅子上睡着了,另外一个正叼着一颗烟,看着棺材紧皱着眉头。

  这可咋办,有大人看着,我们铁定过不去,二胖霸道惯了,他一把将我往前推去,不容拒绝的命令道:“你去,把那人给我引开!”

  我那个年纪,还不知道怕鬼神乱力,但是我怕二胖,也怕大人教训我,于是就站在原地,不知所措。

  二胖接着说:“你怕什么,你往后院扔点石头,弄出点动静就行,他过去你就跑开,我过去看一眼棺材里到底有没有死人就回来。”

  我不敢听他的,守夜的这个大人,是出了名的暴脾气,又爱钻牛角尖,他要是看见我在他家后院搞鬼,肯定会把我抓起来,扭送到父母那里,二胖的脸色很难看,我知道,他这是要爆发的前奏。

  我开始后悔来凑这个热闹,正要撒腿就跑的时候,那个大人站了起来,他掐灭了烟头,走到另一个守夜的人面前,喊道:“醒醒,我去撒泡尿,你守着一点。”

  那人迷迷糊糊的点点头,等他走后,脖子一歪,脑袋垂下来,再次睡了过去。

  好机会,二胖搓搓手,说道:“走,咱们一起去看看!”

  我也是好奇的很,一直见活人,不知道人失去了生命体征后会是什么样子,于是便跟在二胖身后,蹑手蹑脚的向灵棚走去。

  乡下的夜晚并不安静,尤其是在夏季,蚊子的嗡嗡声,家畜的动静,总会有些声音,可是今夜格外的静,甚至连丝风都没有,我跟在二胖身后,很快就走到了棺材旁边。

  棺材下,用一些木墩子垫了起来,这高度,不是我们小孩子能看得见的,上面的棺材盖盖了一半,我正要踮脚往里看,二胖突然按住我的头,说:“这样子看不见,你快蹲下来,我得踩着你才能看见。”

  二胖并不太高,但却是我们村里小孩子中最胖的,我退缩了一步,他立刻狠狠地按下我的头,将我按的蹲在地上,我不敢反抗,只好任凭比我重许多的二胖踩上我的后背,往棺材里看个究竟。

  这时,睡着的守夜人突然打了个喷嚏,大概是有飞虫飞到了他张开的嘴巴里,他张开眼睛,一下子看到了蹲在地上的我和二胖,惊得顿时站了起来,大声呵斥:“你们干嘛呐!快给我起来!”

  他一边说着,一边快步走过来,我害怕极了,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,一下子站起身,站在我身上的二胖被这股力道推进了棺材里,他吓得哇哇直叫,而我则没命般的往家跑去。

  跑到大门口时,我清晰的听到二胖痛苦的大叫声:“哇!救命救命!别扯我的衣服!”

  我不敢去想,到底是大人扯住了他的衣服,还是...

  我一口气跑回家中,然后放声大哭起来,惊醒了炕上的父母,他们询问我缘由后,气的狠狠地打了我几个巴掌,并且严禁我今晚再走出家门,他们匆匆向那户人家赶去,我听着村子里混乱了起来,家家户户都打开了灯,整个村子的人都被叫了起来。

  事情过后,我想询问父母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,他们却不肯告诉我,但是,那天以后,我有半年的时间没有见到二胖,等他再回到村子时,原本圆滚滚的身材,已经瘦的皮包骨头了。

  原来那晚过后,他就发起了高烧,怎么也退不下去,他的家人带着二胖在城里治病,最近才有些好转,我们几个孩子再次聚在一起,我有些心虚,如果不是我突然站起来,二胖也不会掉进棺材里,可是二胖并没有再提起那晚的事情,直到大家都成年后,有一次聚在一起,说起小时候的趣事,二胖才一脸凝重的说,他掉进棺材里之后,看见里面的死人睁眼了。

  每每想起,我的心里都是一阵后怕。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