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书斋 鬼故事 恐怖鬼故事 查看内容

命运的心跳

夏日的微风| 怨气:187|2017-12-17 23:26
  我有后天性心脏病,医生说是出生后心脏受到外来或机体内在因素作用而致病。可是,从我换心脏那一刻起,我的命运将改变……
  
  做手术前,我最先的症状是心悸、呼吸困难、发绀、咳嗽、咯血、胸痛或胸部不适、水肿、少尿、晕厥。
  
  后来甚至还严重了,出现了梦游等症状,而且经常心跳加速。
  
  我经常梦到,在一个密闭的房间里,不知从哪儿开始往里灌水,慢慢的,慢慢的,房间很快就要被水灌满了。
  
  我在呼救着,可惜没有一人回应我,我慢慢的被水淹没,变的呼吸困难,然后-----窒息。
  
  还有一个梦,在大海里,我竟然开着车冲破栏杆,车和我一起掉进了水里,一声闷响,我帮着安全带,在副驾驶座位上看见了一个女人。
  
  一个我从来都没有见过的女人,她看起来很美,但是她的头发散乱着,穿着一身漂亮的深蓝连衣裙,脸色铁青,一动不动的。
  
  每次梦到这,我都会被惊醒,一身冷汗。
  
  后来去医院时,我做了很多检查,心电图检查、超声心动图检查、X线检查、磁共振检查、放射性核素检查等等,我大部分都检查过了。
  
  可是依然要做换心手术,在从我住院起,我认识了一位女医生,名叫悠艾,她也是为我做换心手术的医生其中之一。
  
  可是在做了换心手术后,种种怪事出现在了我的生活中……
  
  下面,我要讲述其中一件事:
  
  我是靠刺绣来赚钱的,甚至还获过奖看,但是,自从做过换心手术后,我的技艺越来越差了,几乎还到了生疏的地步。
  
  连刺绣老师也叹口气,说道:“唉,拿上你的作品走吧,我知道你获过奖,但是,如果你不想干了,那就别来糟蹋这门艺术了,我对你真的很失望……”
  
  我听了,不禁感到惭愧,是啊,一个人,从获奖到完全生疏,真是闻所未闻啊……
  
  虽然,我刺绣方面生疏了,但是,我从小就不擅长的钢琴居然越弹越好,连曾经快放弃我的钢琴老师也陶醉在我弹的钢琴曲中。
  
  我本来不会开车的,但是在最近,我朋友喝醉了,我无奈帮她代驾时,居然发现我会开车了,这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会开的人吧?世上估计还没有一个人像我这样。
  
  我朋友还醉醺醺的说:“哇……玲,你不是说不会开车吗……哈哈……开的比我还好呢……隔(打饱嗝的声音)……”
  
  听了她的赞赏,我一点也高兴不起来,因为-----我真的从来都没学过开车!
  
  我心慌了,准备约悠艾到咖啡厅去问一问。
  
  到了咖啡厅,悠艾已经早早的坐在了位子上,朝我招着手。
  
  我坐下说:“医生,为什么我换了心脏后,居然……居然……”
  
  说到这,我心跳突然加速,有点喘不过气来。
  
  悠艾医生让我不要着急,慢慢说。
  
  我休息了一下,又说:“我换了心脏后天天做恶梦,有时还会梦游,而且我本是擅长刺绣,可是慢慢地生疏了,而我儿时最不擅长的钢琴居然越弹越好……”
  
  我顿了顿,继续说:“而且,我本来从来都没有学过开车,就在我替醉酒的朋友代驾时,居然会开车了,我还感觉-----我拥有着心脏原主人的生前记忆。”
  
  悠艾医生笑了笑,不急不忙的答道:“我先解释梦游吧。”
  
  她讲道:“梦游是神经学上一种睡眠障碍,普遍认为是家族遗传及心理压力,你要去学着适应这颗全新的心脏。”
  
  她又说:“作恶梦有几个主要原因,焦虑和压力,辛辣食物,食物的脂肪含量,酒精,药物,疾病,都可以成为导致恶梦的主体,你可能来源于生活压力,注意心情的放松就行了。”
  
  接着,她又对拥有原主心脏记忆做了解释:“从西医理论上讲,换心不应该具有转换记忆的功能。西医认为,性格和意识,主要受大脑控制,而不是心脏,单凭移植器官改变一个人的性格,至少在西医领域中尚欠缺令人信服的理论。”
  
  我听的似懂非懂的,因为信息量太大,脑袋需要消化嘛,再说,我又不是学霸。(是学渣)
  
  我跟悠艾医生作了讲解后,便跟她说拜拜了。
  
  其实,对悠艾医生这些理论,我是半信半疑的,她说的这些,从理论上来讲,梦游和作恶梦以及拥有心脏原主记忆的讲解基本上是完全正确的。
  
  我拿着平白无故送到我家的快递回家去了,拆开一看,是把钥匙。
  
  突然,我脑海里浮现出了一个画面,一座房子,我拿着钥匙,门上面有钥匙孔,有个声音出来了,大致在喊我打开那扇门。
  
  画面消失了,我恍恍惚惚的,而且,我就像见过那座房子一样,我想了起来,心脏原主人的名字似乎叫辛(xin)蔷薇。
  
  我又想了起来,现在那座房子住着辛蔷薇的男友,碧岸华(彼岸花)。
  
  于是,凭着我脑海中的记忆,我勉勉强强找到了那座房子,那里面应该住着辛蔷薇的男朋友碧岸华吧?
  
  我敲了一会儿门,没有人回应,我小心翼翼的拿出钥匙,开了锁,缓缓地打开门,发现碧岸华站在二楼收藏柜里,低着头。
  
  我轻轻地喊了一下他的名字,他还是没有反应,我感觉他可能是因为女友的去世而伤心吧。
  
  刚想上楼,突然,碧岸华整个倒了下来,从二楼直接摔下一楼,啪的一声,也像是肉被绞碎的声音。
  
  血肉模糊,我被吓得做在了地上,心跳骤停,呼吸变得困难,在最后的挣扎中,我看见了我后面有着一个幽怨的女人,她似是死去的辛蔷薇……
  
  在我的心脏位置,被辛蔷薇挖了一个洞,热乎乎的血沾满了我雪白的裙子。
  
  她喃喃的说道:“你,心脏,还给我吧,它要回自己的主人那咯……”
  
  说完,我的灵魂就好像被抽离了身体一样,这一切,真的,真的好像-----一场梦……
  
  (完)
  
  
返回顶部